高鐵列車打著平穩快速的宗旨將每位乘客載往目的地,朴智旻一上車後找到了自己的坐位,靠窗一向是他的優先選項,沿途風景優美總能讓他沉澱心靈。
然而這次的旅途卻讓他提不起興致,他捏著手裡的一疊文件,懊惱取下鼻樑上的眼鏡,隨意擦拭幾下額際的細密汗滴,內心感到焦灼不已。
公司派他前往另一個城市出差,高層對於這次的合作有著極大的興趣,並表明了無論如何都必須簽約成功,他本來準備好的文件卻在臨門一腳消失無踨。
儘管立刻打印了一份仍然掩蓋不了疏失,最後合作方不悅的回絕他,這項方案還需要謹慎考慮,就這樣,他失去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回程的路上心裡的怒氣及懊悔都不足以筆墨形容,或許他將丟失一份工作,這令他更加的煩躁不安,也因此忽略了身旁的異象。

當他意識到問題時,那男子的手已經觸摸在了他的腰間上,看似隨意的輕觸卻讓朴智旻有著被輕薄的怪異感。
他手裡仍舊捏著那份文件,不著痕跡的將自己往窗邊躲,企圖遠離那隻手,或許只是他過於敏感罷了,朴智旻在心裡這麼安慰自己。
沒想節下一秒,那隻手竟然朝他伸了過來,好看的骨節先是落入他的視線,一時間他愣住了,直到手指的主人戳了戳他的腰眼時,他才大為震驚的想要掙扎。
倏地,蓄含力量的手掌轉而壓在了他的大腿內側上,以一種沉穩,不容抵抗的蠻量將他給制伏。
頓時朴智旻愣住了,他猜不透對方想做什麼,但男人的手掌這麼一放,他竟然站不起來,這不由的令他感到心驚。
就在他想要抵抗時,手掌的主人動了一下,從那鴨舌帽裡露出一對好看的眼,正目光灼灼的打量著他,那眼神警告的意味濃重,霎時朴智旻被盯得無法動彈。
他的心臟不停鼓噪跳動,那隻不安份的手沒有再接著突兀的舉動,而是悄悄收了回去,接著男子坐直身子,臉上的黑色口罩依舊遮住大半容貌,他側過身子壓低帽簷,作勢假寐。
朴智旻提心吊膽了半天,雖然對方的魔爪已經收回,但受驚嚇的他還是感到極度不安,也因為全程都將注意力放在男子身上,以至於神經過於緊崩,不停的泌出汗液。
坐立難安的他明顯感到一股尿意,他就快要憋不住了,離到站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他必須解決生理問題才行。
但他要走出去,勢必得越過男子,幾番掙扎過後放輕了動作,小心翼翼避開了闔眼休息的男子後,迅速奔向洗手間。
但他不曉得的是,在他離開後,男子也緊跟在後,尾隨他的腳步而去。


在解決了生理問題後,朴智旻總算鬆了口氣,他洗了把臉,看著鏡中的自己覺得太過小題大作,不過就是一個觸碰,看把他給緊張成什麼樣子。
可當他一推開洗手間的門時,猛然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推了進去,狹小擁擠的空間裡塞進兩個人,怎麼都不是件令人舒服的事。
朴智旻一抬首,便與那個對他施展暴力的人四目相交,剎時一陣懼意襲來,他再不諳世事也曉得這情況非同小可。
男子的口罩已經取下,過近的距離使得朴智旻能夠好好打量對方的長相,完美的俊顏加上令人羨慕的高大身軀,怎麼看都是一枚優質小鮮肉,但此時這人卻緊抓著他的手腕,限制他的行動。
「你是誰?想做什麼?」
朴智旻沒有傻的再多問下去,男子眼裡的精光與嘴角嘲弄的微笑都擺明著,接下來的行為不會是什麼正經事。
男子沒有回應他,而是朝他靠了過來,意圖想親吻他,朴智旻驚慌不已的死命掙扎,他的背後緊靠著牆壁,無處可逃的情況下只能伸長脖子,極力想避開對方的侵犯。
「啊!走開!再不滾出去我要叫了。」
朴智旻萬分後悔,為何要激怒對方,並且給了對方出手的機會。
當他說完這句話後,男子的手掌捂住了他的唇,並且利用自身的力量將他緊緊壓制在了牆上,朴智旻驚恐的不停掙扎,但過小的空間連個伸拳腳的地方都做不到。
他害怕的不停發抖,而男子見狀卻一口咬在他的脖頸處,突然間的刺痛感令朴智旻忍不住放聲大叫,只可惜他的叫聲全被那隻大掌給掩蓋了去。

他急得發慌,雙腳不停的蹬啊蹬,欲以掙脫對方的掌握,未料男子低沉悅耳的嗓音在他耳畔響起,「你硬了……」
這句話簡直在他腦中轟然巨響,炸得他屍骨無存。
朴智旻一動也不動的窒住了呼吸,只剩雙腳無法克制的頻頻顫抖,他沙啞著嗓音,從對方的掌心下傳來話語,「你……到底想做……什麼……」
男子終於朝他露出了一個無害的笑容,不得不說也就是這個純真笑容讓他看傻了,也因此錯失了良機逃離。
「想幫幫你而己。」
男子說的根本一派胡言,但身下起了反應的地方卻是脹得生疼,朴智旻平時不太有生理慾望,他說不清是否因為高度恐懼引起的生理反應,總之他硬了,而且還落在另一個年輕男子手裡。
「別叫,我就鬆開你。」
男子嘴裡的熱息吹拂在他敏感的耳廓裡,引起朴智旻打了個哆嗦,他心裡吶喊著,我為何要配合一個登徒子的無禮行徑。
乖巧的他先是點點頭,當男子一鬆開時,朴智旻立刻使盡全力,將那高大的身子推離開身前,並且嘴裡發出了大叫。
但他沒料想到的是,男子早就猜到他的意圖,因此他的嘴唇瞬間被擷獲,而原本鬆開的大掌迅速掌握住了他的側腰,展施力量後,朴智旻便全身虛軟的癱在對方懷裡。
腰眼是他的弱點,而這男子只用了一招便將他給輕易制伏。
「你到底想幹什麼……」
朴智旻的嗓音帶著脆弱與嗚咽,他力不從心的被摟抱在對方懷裡,男人甚至還咬著他的頸動脈,警告的意味濃厚。
「我喜歡你,想和你做。」
這麼明顯的意圖其實不用被明講朴智旻也猜得到,他覺得無比荒唐,在一個高鐵的洗手間裡,身為男人的自己竟被另一名男子給企圖強佔。
怎麼想都是件犯罪的事,為何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但對方沒有給他多餘的時間考慮,他們長時間佔用洗手間恐怕會引來關切,因此男子有點猴急的以單手解開著朴智旻的皮帶。
朴智旻的腦子裡仍然抗拒,但工作的不順遂多少讓他有些自暴自棄,就算真的被上了又怎樣?他需要一個出口,一個發洩的出口。
於是在默許下,朴智旻的底褲被褪了下來,說不緊張是假的,他雖然多少猜到自己的性向,不過真槍實彈的過程是沒有過的,因此他抖得讓男子輕笑出了聲。
「你很緊張?第一次?」
朴智旻咬著下唇,這麼丟臉的問題他可答不出來,但從他生澀的反應看來,答案是肯定的。
男子貼著他的耳廓說道,「你不曉得,我一路跟著你吧?我叫田柾國。」
霎時,朴智旻瞪大了眼眸,田柾國……如雷貫耳的名字,不就是簽約方的太子爺嗎?
他氣的跳腳想要推拒對方炙熱的胸膛,無奈那輕笑聲流洩而出,還大言不慚的說著,「我看到你哭鼻子了,好可愛,讓我很想把你壓在這裡,狠狠上一次。」
朴智旻胸口的怒氣狂燃,但他的下身已經赤裸,無處可逃的他被田柾國的大掌禁錮住,五指在他挺翹的臀部上用力的擠壓到疼痛的地步。
「住手,疼……」
田柾國把他捏疼了,但卻不願鬆手,而是轉移陣地,一把拮住了他脹痛的分身,命根子被握住後,他失去了掙扎的力氣,臉上只剩痛恨和委屈的神情。
「你知道為了這天,我處心積慮,花了多少心思求我爸答應嗎?」
朴智旻憤恨的目光瞪著對方,如果真的要他,花點手段就行,為何還要戲耍著他,在這上演綁架戲碼。
田柾國猜出了他的疑問,先是輕笑著將沾了洗手液的手指插進了朴智旻的幽穴中,接下來才親了親他的臉頰說道,「因為這樣才有趣,不是嗎?你那沮喪失落的表情,太吸引人了。」
「混蛋。」
朴智旻氣炸了,他死命掙扎,想要把那插進自己密穴的手指給弄出來,但田柾國的力氣太大了,沒幾下他就被壓在牆上,三根手指皆進到了身下的禁地裡。
修長的手指探索似的在裡面攪動,朴智旻的臉蛋血紅一片,他咬著下唇不願讓聲音流洩,但突然被按到的某個地方還是讓他發出了呻吟。
在田柾國了然的眼神裡,他被迫以手指穿插在甬道裡,朴智旻還是個處子,從沒經歷過這樣的情事,難免激動又緊張,當那根炙熱的碩大分身一舉挺進幽穴時,不意外發出了嗚咽聲。
「停……出去……」
朴智旻的小手在背後無助的揮舞,想把那貼於他背脊的胸膛給推開,但姿勢的關係令他無法施力,也就做著徒勞無功的掙扎。
田柾國莞爾一笑,抓住那揮動的手臂使勁一扯,接著下身狠狠撞擊在那嫩穴之中,朴智旻被重重頂弄之下只能紅著眼眶,發出低淺吟哦。
「你夾得那麼緊,真想要我出去?」
朴智旻又羞又惱還被逼得不斷逸出羞恥的聲音,下身幾乎是被釘在了牆上,而原本半勃的分身也在這一連串的折磨中漸漸垂首。
田柾國察覺到了這一點,將人給翻轉過來,讓他側身面對著鏡子,再次長驅直入到甬道最深處,頂得朴智旻雙腿一顫,眼淚都快要掉出來。
「看看你那慾求不滿的表情,不是因為太舒服嗎?」
朴智旻被逼著面對自己的赤裸的慾望,他的臉頰潮紅,鏡子照映之處全是粉色一片,被情慾所染的很是漂亮。
「你放過……我……別弄了……」

強而有力的猛烈進攻使得初次嘗到性愛的他承受不住的顫抖,他的穴口緊箍著粗壯柱身,隨著來回頂弄而不斷收縮,絞緊的內壁與無數次抽插皆讓他享受到了銷魂的快感。
同樣田柾國也是,他終於得償所願佔有了他,在激情碰撞下更加狠狠侵犯著身下的男人,被火熱的甬道緊緊包裏,每一次的抽出都忍不住再狠狠插入,只想把人給據為己有。
「說謊,你明明很喜歡。」
田柾國緩下抽插的速度,每回當他把莖身退出來,那飢渴的小嘴便會牢牢的吸住它,害怕它的離去,只要將柱身推入底,便會傳來好聲的呻吟。
因此田柾國像是戲耍般來來回回折磨著朴智旻,他總是能刻意擦撞那敏感的前列腺,刺激朴智旻前方的慾望甦醒。
原本低垂的性器在幾番頂弄下逐漸抬頭,馬眼處溢出透明淫液,田柾國將人給摟在懷裡,順著角度望去,滿意自己的杰作。
「想射嗎?」
雖然朴智旻看不到田柾國的臉,但他的性器卻是無比霸道的輾磨著敏感點,欲哭無淚的朴智旻只能配合著抽插的速度發出嗯嗯啊啊的淺吟,已經沒有退路可走。
就在田柾國執意要弄射他時,門外猛然傳來敲擊聲,外面的人怒吼著,「你是死在裡面了嗎?還不快滾出來。」
田柾國雙眼微瞇,回答道,「拉得正爽快呢,想進來聞聞嗎?」
外面傳來一聲“操”便踹門離開,留下朴智旻還被夾攻在狹小的空間裡,動彈不得。
田柾國聽到腳步聲離去後,低頭親吻了可憐兮兮的男人,柔聲說道:「咱們繼續。」


朴智旻自知逃不過,硬是被撐開了雙腿,單腳跪在馬桶蓋上,另隻腳被田柾國給架住,莖身對著仍然無法閉合的菊穴,胯下一挺,連根沒入。
隨著身後的頂入及抽出,擦過前列腺時他的腿一陣酸軟,被田柾國迅速的給攬住後,更加狂風暴雨的進出在嫩穴之中,將人給插得禁不住顫抖。
依舊無法適應飽脹感,朴智旻鼻息溢出了聲音,被田柾國給訓了句,「太大聲了,想被發現嗎?」
嘴裡這麼說著,但卻將人給抱到門板前,正對著通風扇的位置,大刀闊斧的衝撞著密穴。
一雙大掌牢牢箝制住朴智旻勁瘦的腰身,胯下長趨直入,連番頂弄,激烈的程度都發出了肉體拍打聲。
朴智旻大氣不敢喘一下,就怕被外頭來來往往的路人給發現他們幹得淫亂之事,但身後猛烈的進攻令他承受不住的溢出淺吟,他被迫委屈又可憐的咬著自己的手臂,任由後頭劇烈擺盪,身下兇猛的律動,火辣辣的進出磨擦在甬道內,製造出的快意浪潮襲捲著兩人。
好難受……
他的分身充血硬挺,脹痛難忍,忍不住伸手握住那勃起的柱體,帶點折磨似的胡亂擼動,而這頭的田柾國看不下去,只好接手,在他溫柔的愛撫下朴智旻很快的達到了高潮。
全身虛軟無力的倚靠著田柾國,閉眼喘息享受著高潮的餘韻,而身後的田柾國將他翻過身子,面對面的伸手,把那沾滿精液的手掌摩挲在對方情慾的臉上。
朴智旻發出抗拒的叫聲,那種噁心的味道竟然糊在他臉上,帶著禁忌的腥味提醒著他的淫亂。
田柾國蠻橫的將人給禁錮在懷裡,並且捧住那挺翹的臀部,向上輕拋,讓性器搗鼓在對方迷人的小穴之中。
隨著律動,朴智旻承受著粗長莖身再次穿梭在他體內,直到田柾國粗喘著氣,用最後的衝刺,將滾燙的精水全數射在對方體內為止。
達到高潮的兩人都氣喘吁吁的緊貼著彼此,田柾國看了眼錶,他們佔用太多時間,於是抽了幾張衛生紙,草草替疲軟的朴智旻善後,幫他穿上褲子後便攙扶對方走出洗手間。


兩人再次回到座位後,朴智旻將自己縮進了座椅中,像個縮頭烏龜般不理睬田柾國。
他還在氣頭上,自己平白無故被一個年輕男子給強上了,而且這悲慘的第一次竟然是交待在了高鐵的洗手間。
他生氣又委屈,忍不住掉下眼淚。
面對田柾國的討好完全是不理會,田柾國伸出手想要抱抱他卻被推開,再伸手時已經被兇狠的怒瞪,儘管那眼眶裡還承載著淚水,看起來好不可憐。
剩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列車便到站,朴智旻怒氣沖沖的拿著自己的包越過田柾國,雖然腰桿挺直故作堅強,但不自然的動作還是出賣了他的偽裝。
他提著包包被來往的路人給衝撞了幾次,田柾國都忍不住上前想攙扶他,但被朴智旻給躲得遠遠的,讓他也是很無奈。
出站時朴智旻愣住了,他放下手裡的包卻怎麼都找不到車票,就在他慌慌張張不知如何是好時,伸過來一隻手,替他把票插入了機器內。
門開了,朴智旻傻愣在原地,田柾國對他努努嘴,示意他還不快走,朴智旻這才低著頭摟住包疾步向前走。
突然間他的腰身被一隻強而有力的臂膀給擷獲住,耳裡傳來了調侃的笑意,「幫你找到了車票,是不是該好好報答我呢?」

    藍靈edi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