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得到這個有趣的結論後,金泰亨開始一連串的實驗,可惜團子只能憑著生前習慣以及無意識模仿他人行為,因此能做的事便有限。
金泰亨倒也相當富有耐心,願意多花費些心思來教導幽魂,為的就是團子能更快上手家務,好減輕自己的負擔。
在相處了一段日子後,金泰亨發現到團子可能只有魂魄的關係,並不能擁有正常人類的完整思維,發呆也就占去了大部份時間。
這樣的團子非常有趣,金泰亨不厭其煩的手把手教學,時常逗著團子玩,也逐漸對團子上心,有了一份微妙的情誼。
不過團子常處於呆滯狀態,總拿著兩顆空洞的眼珠直盯著他看,以金泰亨的話來說,此面相再加上口水和傻笑,就跟智障差不多。
可隱約又能從細節裡感受到,其實團子不發呆時,也是存在著思考能力,或許腦子上線的時間並不多,平時也就傻愣愣被金泰亨給指使著。
 
本以為靈體是極好操控的,沒想到金泰亨也有碰一鼻子灰的時候,啼笑皆非的情況不勝枚舉。
例如昨天,金泰亨指派了任務給團子,要他去把自己扔在水槽裡的內褲給洗了,團子聽到後雖然依舊面無表情,但仔細端倪下還是能察覺出了一絲嫌棄的意味。
金泰亨可由不得團子使小性子,在幾番催促與恐嚇未果後,額上的青筋徒然爆起,腦子也隱隱抽疼。
這時的團子轉身面對牆壁,對著金泰亨的命令充耳未聞,站在角落當起了隱形人。
 
不過金泰亨可沒那麼容易投降,他迅速衝回了房間,再回來時手上已經握著法寶。
先將東西藏於身後,躡手躡腳地靠近對方,卻被團子周身散發的寒氣給凍得一個哆嗦。
在抖掉了雞皮疙瘩後,刻意壓低了嗓子靠在團子耳畔輕聲說道:「快去洗,洗完給你好吃的。」
結果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那抹白影依然紋風不動的窩在角落裡,對金泰亨視而不見。
金泰亨不免有些動怒,他不肯死心的拿出那條巧克力棒在對方面前揮了揮,試圖引起團子的注意,沒想到處於無動於衷的靈體突然眉心一蹙,金泰亨一愣,知道這下子徹底沒戲唱了,也就只好摸摸鼻子認命去洗了。
 
但也有例外的時候。
在摸清團子的性格後,他到超市搜刮了許多糖果與餅乾,準備開始賄賂的手段。
團子生前應該非常喜歡這種會蛀牙的甜食,只需要多花點心思哄騙,通常成功的機率頗大。
於是他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團子有著倔強的個性,激不得、打不得、罵不得、但哄騙的得,在多次試驗後,他也懂得抓訣竅,往往只要他低聲誘哄個幾句,縱使團子再不情願,也會乖乖尊從他的指令,這招屢試不爽。
就這樣,金泰亨將團子當成了生活中的樂趣,時不時逗弄著他玩,不過他也同時領悟到了一件事,雖然團子平時處於腦袋罷工的狀態,但戲弄多了也是會反擊的。
總而之言,說是收容了一個幽魂,還不如說他養了一隻貓。
 
這天,打工回來後他又犯懶,癱在破舊沙發上一動也不動,只剩眼珠子還能轉動。
他盯著水槽裡那堆碗盤,在心裡嘆了口氣,這時目光遊移到角落裡發著呆的團子,腦中一閃,嘴角牽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他先是朝著窩在角落裡的靈體招了拐手,當那抹幽魂以極為緩慢的速度飄至他面前時,金泰亨收起他那狡詐的表情,對著團子示出善意的眼神,語氣裡全是誘哄的意味。
「團子,你幫我把碗給洗了,這個就給你吃,好不好?」
說著他從懷裡掏出一個打工店裡帶回來的雪白糯米團,意外發現團子非常喜歡這種含內餡的點心,於是在他面前左右搖晃幾下,那空洞無神的眼珠也跟著食物來回擺動,那呆萌的模樣讓金泰亨在心裡笑開了花。
 
團子呆呆站立許久,貌似在思考著他的話,接著飄過金泰亨身旁來到了水槽邊,望著那堆碗盤發愣,遲遲未有動作。
金泰亨見機不可失,立刻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只要教會了團子,還怕以後沒人可洗碗嗎?
他先是靠上前去,靈體的背後涼颼颼的,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接著兩手臂從團子的腋下穿過,握住那摸不著卻感受的到的手指,然後帶著他扭開了水龍頭,開始手把手教導對方如何刷洗碗盤。
沒有意識到此刻自己的動作有多親密,當然也看不見團子的表情,否則他可能會大感驚奇,幽魂一向蒼白無血色的臉頰,隱約浮現了一抹臊紅。
 
 
當金泰亨把大工程給搞定後,便又倒回了沙發上,今天店裡客人多了近一倍,他的精力都耗光了。
而團子依舊站立在水槽面前,傻愣愣的盯著他看。
電視機傳來了綜藝節目的歡笑聲,金泰亨心情愉悅的跟著哈哈大笑,突然眼前的視線被一片白霧給遮擋住,畫面不再清晰。
這時金泰亨才正眼瞧了瞧團子,他挑了挑眉,不曉得眼前這傢伙怎麼回事。
團子慢悠悠地飄了過來,並且將面無表情的臉給貼到了金泰亨面前,過近的距離愣是把金泰亨給嚇了好大一跳,身子向後一縮,這才驚覺團子似乎不怎麼高興。
他眼神幾番打量,發現團子氣呼呼的貌似在他身上尋找著什麼東西,這下子金泰亨才恍然大悟,說好要給團子的獎勵,他竟然全給忘了。
連忙坐起身,將放在口袋裡的點心給取出,沒想到自己一個不留神將內餡全擠了出來,看到這情景時,金泰亨心裡警鈴大作,心想,完了。
只見團子眉心蹙起,接著飄回到了水槽邊,竟然二話不說就把他的杯子給摔了,嚇得金泰亨衝上前去,除了好好安撫團子之外,又趕緊從房間裡找出一根棒棒糖給遞了上去,這才化解了一場家庭革命。
看著團子面無表情的蹲在角落舔著手上的糖,金泰亨不由得嘴角上揚幾分,眼神裡充滿著寵溺的意味,他能感受到團子此時的喜悅。
彎腰撿起了孤伶伶的杯子,幸好壓力克材質才能倖免於難,這時他也徹底領悟到,團子可不是人如其名可任人揉搓的。
 
 
連日以來,金泰亨察覺到了一絲怪異之處,在喊了團子好幾聲也不見回應後,他心裡泛起了異樣的感受,便開始了暗中觀察靈體的一舉一動。
首先,他發現團子將手中的桌墊給擺回原位時,突然間身子不經意的一抖,那桌墊便從他的手裡滑落至地上,團子呆傻的愣在原地,盯著自己的手指半晌,似乎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諸如此類的事一再重覆發生,不尋常的氛圍也漸漸籠罩著兩人,在某一次團子將手上的碟子給摔碎後,金泰亨阻止了他再使用靈力移動任何東西。
或許是只有魂魄的關係,在過度使用後往往會耗盡太多靈力而顯得遲鈍,比起以前思緖斷線的時間更長了,這讓金泰亨起了危機意識。
 
他阻止了團子再去碰觸任何東西,對於突然其來的轉變,直線思維的團子是無法理解的,他呆滯的盯著金泰亨,兩顆空洞的眼珠好似在詢問著對方,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當他伸手想去觸碰金泰亨時,卻是從他的手臂上穿過,團子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手,空洞的眼神令人不捨。
那模樣讓金泰亨的心臟猛然揪緊,同時在心裡延伸出一股愧疚感,他往前一步與團子面對面,試著用溫和的語氣一遍又一遍的重申,團子做的很好,但團子不能過度勞累。
團子沒辦法做出多餘思考,依舊呆傻的盯著金泰亨,這時金泰亨又從懷裡變出一根棒棒糖,當作他聽話的獎勵。
 
在金泰亨試著減少團子動用靈力後,情況總算穩定許多。
團子雖然不會講話,但簡單的動作和指令,也能模仿的得心應手。
不過大多時間還是呈現呆滯狀態,若是過度勉強他去配合自己的指令,或是太複雜的思考,則靈體需要更長時間來休息,這樣的情況不是金泰亨樂以見得的。
但有趣的是,當團子得到他的稱讚或是拿到心愛的糯米團時,總會開心的在屋子裡直打轉,那種打轉倒不像無意識的飄移,而是有規律性的環繞,通常繞得金泰亨眼昏眼花,喊著讓他停下來。
金泰亨有時會猜想,團子生前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是不是像隻高傲的貓,有著壞脾氣,卻又叫人不得不寵著他。
 
----- TBC -----
 
修改多次…要陣亡了orz
希望你們會喜歡,我儘量寫的萌一點XD
要是喜歡,請多多留言和分享喔~
感謝=///=
 
 

 

文章標籤

藍靈edi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