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性幻想挑戰,第八天"酒後亂性"
----------
 
他剛與人起了一場爭執,原因就在於自己看不慣那男人囂張高傲的臉孔,對著在場的女士如此不尊敬,理所當然的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腳,衝上前失手痛毆了男人的英俊的臉。
最後的下場當然是被驅逐離開,但分明不是他的錯,這場宴會是主人邀請他進來的,憑什麼被一個流氓痞子給趕出來。
朴智旻越想越不是滋味,決定要擅闖宴會聽,就在他掄起袖子準備和侍衛大打出手時,迎面走來一名男人,正巧就是剛受了他一拳的手下敗將。
朴智旻退了一步,神眼戒備的盯著他,而俊美的男人只是揚起了嘴角,帶著痞氣笑道,「你再鬧事就不是被趕出去那麼簡單了。」
想必朴智旻心裡是不甘願的,男人朝他勾了勾手指,那輕挑意味濃厚,使得朴智旻擰起眉心,對這人更加的厭惡。
「想與我打一場?不如咱們換個方式?」
 
就這樣,朴智旻醉倒在桌前,胡言亂語大聲嚷嚷的模樣也是叫人不敢恭維。
金泰亨嗤笑了一聲,搖了搖手中的白蘭帝一口飲盡,不屑的盯著對方瞧,從來沒有人敢動他英俊的臉蛋,沒想到這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膽,竟然向他動粗。
本來想趁機好好教訓著這小子,但看他醉成這樣,還動不動就鬼吼鬼叫,連帶身旁的他都出盡佯相,這下子連捉弄的心思都沒有了。
正當他想付錢離開時,身旁的小子主動纏了上來,還作勢揮舞著軟趴趴的拳頭,在他面前耀武揚威的說著,「別走……我們……我們一決勝負……」
只可惜那雙迷離的眼連金泰亨站的位置都看不清,拳頭次次都落空,還因此跌入了對方的懷抱,嘴裡喃喃自語道,「走開,你……好熱……」
金泰亨興致都沒了,但此時那柔軟的唇竟然貼在了他的脖頸上,不罷休地輕輕啃咬著,呢喃說道,「為什麼都欺負我……」
噴灑在耳旁的熱氣讓他心癢不已,低頭一看,比他略矮的男人竟然還哭了,嘴唇委屈的翹起,眼淚汪汪的模樣立刻令金泰亨起了不該有的慾望。
打量了幾眼後,他露出了算計的笑顏,「跟我走,讓我好好安慰你。」
 
 
朴智旻不知自己怎麼被帶到房間的,他趴在柔軟的大床上,全身熱得猶如著火般難受。
他其實不擅長飲酒,平時只碰咖啡因這一類的,只因為他喝酒會起紅疹,又癢又疼實在難受極了,因此除非必要他絕對不碰酒精。
但今晚那名男人挑釁的態度,讓自己一時鑄下了大錯,直到他被人翻身壓倒在床上,那根硬熱如鐵的東西抵著他的屁股時,他才驚覺大難臨頭。
「不……你想幹什麼?」
尚未酒醒的他用著僅有的一絲理智抗拒著對方,然而自己被迫壓在床上,雙手被縛只剩身子可以扭動,這對他而言是場災難。
「幹什麼?我這不就在告訴你了嘛。」
說著,金泰亨不顧身下人的掙扎,以兩手扒開那白皙挺翹臀肉,露出了底下因接觸冷空氣而不斷收縮的小菊穴。
金泰亨的眼神變得深不可測,他伸出食指朝著穴口的位置輕觸了下,不意外朴智旻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尖叫聲。
「不────!你想做什麼,停下!」
身後的男人置若罔聞,繼續用著手指探索著尚未被開發的秘境,並且還說著,「你這,還沒被人碰過吧?」
事實證明他還是個處男,那手指插入暖穴後感覺到一陣緊縮,溫熱的內壁緊絞著異物,金泰亨揚起嘴角,在朴智旻微微顫抖的身子中,再接再厲插入第二根手指。
變本加厲的作法使得朴智旻氣惱極了,但酒精的效力並未退去,他越是激動腦袋越暈,連同身子又紅又癢侵蝕著他的意識。
在金泰亨插入四根手指,並且來回攪動後,朴智旻已經把腦袋給埋進枕頭中,氣得渾身顫抖不已。
他一定要把對方的腦袋擰下來,掬一把男兒淚的朴智旻在尚存一絲理智時這麼告訴自己。
 
 
但在那根粗大性器硬生生插入他的嫩穴時,幾乎把他的堅強擊潰。
那種可怕的粗度以及熱度,瞬間充盈在他的體內,疼得他發出慘叫,手指緊攥成拳,全身燃燒著憤怒的烈火。
他緊咬著唇,仍然無法阻止那根碩大在他體內來回穿梭。
從一開始的麻癢到逐漸升起的快感,都陌生的讓他感到害怕,朴智旻被翻過身子與金泰亨面對面。
望著這可惡又可恨的登徒子,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一點勝算,男人微仰著下顎,居高臨下的望著他,胯部一次次的狠力撞擊,都像在說著,你只是我的胯下臣。
朴智旻惱怒的想要反擊,但被人壓在的身下的他動彈不得,只能兩腿被撐開,迎接那高速火熱的撞擊。
第一次接納男性的分身,他感到絕望與害怕,卻又牢牢絞緊了對方,每每分身退到只剩一小截在外頭,那灼熱的密穴總是緊箍著不讓它離開。
接著狠狠進出,身下的人總是能溢出好聲的呻吟。
 
 
無助又愉悅,朴智旻就這樣在慾海裡浮浮沉沉,被酒精薰染的身子極為誘人,金泰亨沉下身子,將熱楔進到最深處,朴智旻雙腿不自然的抽動著。
「你射了,那麼舒服嗎?」
迷人的低沉嗓音圍繞在耳畔,朴智旻的分身甚至沒有受到愛撫就達到高達,叫他情何以堪。
「走開……」
丟人的想把臉蛋遮起來,卻被金泰亨給阻止,他的身下仍然不依不饒的連番撞擊,但他的親吻卻是那麼的溫柔,令朴智旻有剎那的錯覺,對方是喜歡著他的。
那隻手掌包覆住了朴智旻疲軟的分身,擼動幾下將精液給釋放出來,朴智旻被快感給佔據了理智,失神而迷離的眼神彷彿渴求著金泰亨的回覆。
金泰亨也沒讓他失望,吻住那軟嫩的唇,在唇裡盡情翻攪,接吻時溢出的呻吟,更加的誘人,流下的透明津液都帶著一股色情感。
「你的身子好燙,裡面吸得我都要燒起來。」
如此淫亂的話語令朴智旻感到無比羞恥,那雙漾著水氣的眼眸惡狠狠瞪著對方,咬牙切齒說道,「我一定要殺了你!」
「你想用哪裡殺了我?我不介意你用暖穴絞死我。」
輕挑的笑容看得他都要火冒三丈,但金泰亨還刻意拿著性器朝裡頭頂了頂,摩擦敏感點時引起朴智旻的低吟,此時那惡徒戲謔的眼神簡直人想將他碎屍萬斷。
「你別逃,我一定……啊……要殺了你。」
「就沒別的話可說?」
金泰亨舔了舔對方汗濕的鬢角,覆唇在耳畔說道,「既然這樣,咱們開始下一輪吧。」
 
 
朴智旻全身酸軟的攤在大床裡,眼眸都快要累得睜不開。
他眼角餘光看著金泰亨還遊刃有餘的穿戴好服裝時,內心的不滿與氣憤都讓他想起身毆打對方。
但現下的他只能動動手指,下半身像是被釘在床上般,只要稍微一個動作都能讓他疼得要命。
金泰亨扣著袖扣,不解的盯著他,「我用了足量的潤滑,剛幫你看了,沒有受傷,休息個幾天就好。」
該死的渾球,朴智旻漲紅著臉頰,抓起一旁的枕頭用力扔向那男人。
金泰亨輕易的閃開,在闔上門之前戲謔的說道,「不是要殺了我嗎?12F空中花園等你共進早餐。」
說完紳士的替他掩上門,只剩朴智旻惱怒的在床上使勁捶著大床,氣得哇哇大叫。
END

    文章標籤

    防彈少年團 BTS BTS 95LINE

    全站熱搜

    藍靈edi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