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智旻一上飛機後就立刻閉目養神,半夜的飛機讓他體力上有點吃不消。
中途被身旁的金泰亨給喚醒,渾渾噩噩的吃了點不怎麼美味的飛機餐後,又打算繼續睡過去。
不知是不是喝了太多飲料的關係,睡夢中了尿意不斷襲來,強迫他解決生理問題。
朴智旻伸手推了推金泰亨,示意他起身讓自己離席,只不過當他離去時,並無發現到身後尾隨個人。
這架專機只載了防彈少年團成員及工作人員,因此他不甚在意的晃悠著腳步到洗手間去。
當他解決完生理問題頂著一張倦容推開洗手間的門板時,一抬眼陡然與另個成員四目相對,他”嗯?”的一聲後,猝不及防的被金泰亨給兩手一推又再次跌進了狹小的空間內。
不穩的踉蹌一步跌坐在馬桶上,還未從迷糊中清醒過來,金泰亨已快速的關門上鎖。
這下子朴智旻懵了,兩個大男人被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怎麼看都很不對徑。
危機意識升起,朴智旻渾沌的腦袋逐漸開始恢復運轉,他趕緊起身想推金泰亨出去,但人高馬大的金泰亨就擋在那片門板前,讓他無從逃離。
朴智旻皺緊了眉微慍的瞪視著對方,只見金泰亨的眼裡充滿算計的目光,嘴角勾起了一抹邪佞的笑容。


朴智旻盡量表現的很從容,事實上劇烈的心跳聲已出賣了他。
「泰泰!你做什麼?」為了不引起不要必的麻煩,他壓低了嗓音朝對方發出質問。
而金泰亨卻是一雙大手捧住朴智旻秀氣的小臉,露出迷人的燦笑「智旻啊,我們來做點快樂的事吧!」
聽聞後朴智旻的細長眼眸倏地瞪大,帶著不敢置信的口吻壓嗓低喊「你是瘋了嗎?這是什麼地方你有沒有搞清楚?」
此刻金泰亨臉上布滿危險的笑意,看的朴智旻驚慌不已。
他傾身朝朴智旻過於柔軟的唇瓣上印上一吻,而後開心的笑著「再清楚不夠,來做吧。」
接下來金泰亨以行動力表現出他的決心,朴智旻被一把拉起翻過身子,以背對的姿勢雙手撐在壁上與洗手抬上穩住身子。
窄小的空間裡一丁點碰撞都會造成響聲,朴智旻縱然心急如焚卻也無計可施。


萬一哪個成員來敲門,不就露餡了。
越想越是心驚,朴智旻側首不斷想說服金泰亨放棄這股念頭,可當他一開口卻被硬生生給阻止了下半句。
「泰泰不行!!!啊…」
那件該死的吊帶褲被金泰亨略為粗魯的扯了下來,右側的鈕扣瞬間失守,朴智旻驚叫了聲,那件布料就被性急的金泰亨給扯落在地,露出了被內褲包覆住的挺翹臀瓣。

「智旻,我忍不住了。」
說著他舔了舔朴智旻細致的頸項,而大手則是流連忘返在那形狀姣好的臀瓣上捏上一捏,感受彈性極佳的觸感。
色情的撫摸讓朴智旻瞬間起了不該有的反應,一張小臉紅成蘋果,金泰亨忍不住啃了一口。
朴智旻急慌的推拒著金泰亨的手掌,嘴裡低喃著毫無成效的勸說「泰泰…我們回家…回家再說好不好?外面…有人…還有…還有…」
還有什麼?此刻腦中已一片空白,因為金泰亨的手掌探進了內褲裡,食髓知味的滑過每吋肌膚,而後放過緊實的臀肌,朝前方探索,一把擷取住半脹大的分身,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
「口是心非啊,都起反應了。」
事實被赤裸裸的呈現在對方面前,朴智旻羞恥的直想找個地洞鑽,他咬住下唇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隨著自己脆弱的分身在別人手裡被褻玩,他也就更站不住腳的做出拒絕,只能偏過頭咬住自己的手臂阻止聲音流洩。
金泰亨早已熟悉對方的敏感點,朴智旻被挑逗的渾身虛軟失了力氣,雙腿還直打顫,看起來有些可憐兮兮。
偏偏金泰亨玩興上來,故意靠上朴智旻肩頭貼著他的側臉,以低迷迷人的磁性嗓音喚著對方的名字「智旻,叫出來…我想聽。」
“金泰亨!你有病啊!”這句話在心裡罵了不下十次,最終只能往腹裡吞,因為他怕一開口吐露出來的會是萬分羞恥的呻吟。

 

 

忍的極度艱辛,朴智旻任由身後的人極盡所能的挑逗他的感官,最後只能閉上眼喘息著,直到他的內褲被褪了下來,手指撫上了隱密的處所為止。
「泰亨!!!」
朴智旻差點整個人腿軟往前撲,要不是金泰亨有勁的臂膀攔住他的腰肢的話。
金泰亨在朴智旻敏感的後頸上落下細碎的吻,好似安撫一般的溫柔。
過近的距離,連帶男人味的濃重吸呼聲都落入了朴智旻的耳裡,彷彿催情作用下令他下腹燃起了熊熊慾火。
「智旻…我的智旻…」
親昵的呢喃使得朴智旻原本緊繃的情緒得到了放鬆,他微微仰著頭顱全心全意的依偎在對方懷裡。
金泰亨合上了馬桶蓋,抬起了朴智旻的右腿曲起跪在上面,這姿勢恰巧悄悄露出了隱密地帶,方便他上下齊手。
身後傳來了性感的輕笑,朴智旻背脊感受到了對方胸膛的震盪,他的臉頰紅透了邊,連帶耳廓都染上一層嫣紅。

縱然知道自己早已被撩的起了反應,但朴智旻卻還沒有失控到忘了身處何地。
他偏著頭帶著一絲懇求,極力想說服金泰亨放過他。
「泰亨…我們回家…回家──」
可惜話還未說完,金泰亨便帶著懲罰意味的陡然插入一根手指。
甬道裡被強塞進了異物產生了突兀與不適感,朴智旻發出了短促的低吟便立即收聲,咬住下唇以防聲音溢出。
他睜著盈滿水氣的眼眸往下一瞟,自己的性器已是高高豎起,頂端處還滲出了透明濕液。
害臊的畫面令他急欲躲藏,無奈空間就那麼丁點大,因此被強迫感受這淫靡的一切。

「你再不聽話,我就把門打開讓大家觀賞。」
就算知道金泰亨只是恐嚇,並非真的會做出傷害他的舉動,但這樣的對話還是令他全身泛起了紅潮。
「智旻…你好美…知道在台上是怎麼誘惑我的嗎?現在你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了。」
金泰亨的醋意與佔有欲本來就很可觀,面對這樣的金泰亨,有時朴智旻也會顯得手足無措。
「泰泰…輕點…」
金泰亨輕咬住了朴智旻小巧的耳廓,而後手指緩慢來回在嫩穴裡前後推進。
單根手指構不成威脅,但的確是挑起了朴智旻強烈的欲望。
不過仍舊太過乾澀,金泰亨的目光瞥到了一旁洗手檯上的乳液,他嘴唇勾起了一抹微笑,然而朴智旻看不到。
直到嫩穴內金泰亨的手指得已順暢的做著抽插後,朴智旻才了解到自己被抹上了什麼。
「泰亨!!!」
他低叫的氣音顯得幾許慌張,金泰亨吻了吻他的後頸「別怕,純天然滋潤乳霜,不傷身的。」
朴智旻整個臉炸紅,因為金泰亨纖細的手指靠著規律的速度來回穿梭在極為細致的甬道內。
灼熱包覆他的嫩肉差點讓他把持不住提槍上陣。

「智旻…我想進去…」
邊說著邊吻著他的脖頸處,朴智旻沒有拒絕的餘地,甚至微微張開了腿,好方便金泰亨進去。
金泰亨在背後笑的有如偷腥的貓,他舔了舔下唇,在自己早已硬燙如鐵的碩大捋了幾下後,就著那不斷開合的穴口,將性器頂端擠了進去。
「恩…」
過大的粗長仍舊帶來了強烈不適感,朴智旻的菊穴因過於緊張將異物排斥在外。
金泰亨被箍的難受,可又不想硬來,這會讓朴智旻的身子帶來負擔,他溫柔的在朴智旻耳邊吹拂著熱氣「放鬆…讓我進去…不要絞那麼緊。」
朴智旻在幾次深呼吸後逐漸可以適應外來物,也就在此時金泰亨看中了時機將性器給一推至底,讓朴智旻發出了無法隱忍的呻吟。
金泰亨大手隨即摀住對方的嘴,而正巧門外傳來的敲門聲,金泰亨聲線絲毫不起波瀾的出聲「請換別間上,我還要一些時間。」


等腳步聲漸離後,朴智旻早已冷汗涔涔了,他全身虛軟僅由金泰亨給支撐著。
自己的後穴還牢牢絞緊那根粗長硬物,可能精神方面過於緊繃,感覺到有些虛疲脫力。
金泰亨能感受到朴智旻的疲憊,他也就不再磨磨蹭蹭,對著誘惑的肉穴,開始一波強勁攻勢。
不知何時還會有人來打擾,金泰亨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抽插著朴智旻灼熱的嫩穴。
規律的由下往上頂撞著朴智旻的胯部,一隻手牢牢攬住對方結實腰桿,另隻手則探入白衣裡往上撫摸,直到搜尋到了乳首給予揉捏愛撫。
朴智旻淺淺的低吟的模樣很是誘人,每當他發出淺吟時,那細小的喉結就會上下滾動。
金泰亨愛極了這樣子的朴智旻,他親密的貼緊感受對方全然信任的放鬆在自己懷裡,隨著慾望載浮載沉。
「智旻…我愛你…」
朴智旻沒有回應,但他下腹的分身已經做出了強烈反應,高高豎起的鈴口不斷滲出淫靡的淚珠,眼角也流出屬於興奮的淚液。
「泰…泰…嗯…」
金泰亨的欲望來的又急又猛,他抽插的力道也就越發快速,撞的狹小的空間裡不斷啪啪作響,朴智旻也顧不得其他,此時已抵擋不住金泰亨的強勢進攻,被折磨的既爽快又難受。

下腹酸漲,被不斷填滿的利器給重覆入侵,麻癢的後穴只能倚靠不斷磨擦來抵消慾火。
可是還不夠,雖然金泰亨不間斷的闖入自己的嫩穴中,但還是感到異常空虛,他難受的呼喊著對方的名字「泰泰…泰泰…」
隱隱的啜泣聲撩得人春心蕩漾,金泰亨手指一使力,捏痛了朴智旻的左乳首,疼的他後穴猛地一縮,身後傳來了粗重的喘息聲。
金泰亨的動作停了下來,朴智旻卻顯的非常難受,下身處被填滿了卻無法止癢,酸酸麻麻的感覺如附蟻般咬的他全身泛疼。
只能不斷的低低喊著金泰亨的名字。

當金泰亨抽出來時,朴智旻受不住的扁起嘴,那空虛的秘處不斷開合,彷彿捨不得對方的離去。
猛然間整個人被抱起放到了洗手檯上,窄小的空間連坐著的地方都很勉強,可金泰亨就是想看朴智旻迷亂的表情。
現下兩人個面對面,金泰亨眼神裡透露出噬血的幽光,半是迷戀的端詳著朴智旻被情潮所支配的神情。
「泰亨…」
那個“亨”的尾音帶著軟呢的撒嬌鼻音,金泰亨微瞇起了眼,神情變得非常危險。
迷離的雙眼直視著帥氣迷人的人金泰亨,一張小嘴微微啟合,吐露著馨香。
「快點…進來…」
禁不起一再撩撥的金泰亨略為粗魯的抬起朴智旻的腿窩往前拉,讓他的臀肉有一半懸空在外,而後將自己硬脹的碩大再次挺進溫暖的巢穴中。
朴智旻鼻息悶哼一聲,迷濛的眼神看的金泰亨分身又粗大幾分。
朴智旻緊蹙眉心發出抗議聲「太粗了…」
「你不就喜歡我的粗大嗎?」說著急速退出再狠狠一撞「還有我的長度。」
笑的狡黠卻讓朴智旻羞的不敢看著對方,他的紅唇隨著金泰亨一再撞擊而吐露出淺淺低吟。
當力道逐漸加大時,朴智旻受不住的頻頻搖頭,一雙帶淚光的眼眸清澈而美麗,卻是讓金泰亨迷失在其中無法逃離編織的陷阱。


每當朴智旻在舞台上散發著他的美,他的媚,撩的眾人都甘心為他死去時,最嫉妒的其實是自己。
這份誘人的甜美必須分享給大家,有時會忍不住醋勁滿溢,討厭起自己身為藝人的身份。
不過每當朴智旻在他身下沉淪時,他又感到無比驕傲,只因這樣子的朴智旻只有他一人能獨享。
金泰亨吻上朴智旻的唇瓣,給予濃烈的深吻,而身下猛烈撞擊仍舊沒有消停的跡象。
猛然間朴智旻溢出一聲呻吟,連著大腿都抽顫了下,金泰亨先是緩下了動作,而後就著那個角度開始大勢進攻。
他知道這是朴智旻的前列腺,也就是俗稱的G點,能讓男人感受到高潮的地方。
於是他全力朝這個點不斷磨擦,每當推進時朴智旻都會爽的腰桿打顫。
不過屬於他的甜美嗓音都被金泰亨含進了嘴裡,霸道的吮吸著他的唇瓣,廝磨交纏著他的舌尖。


隨著一次次不斷頂撞的交合,朴智旻激情的摟住金泰亨腰桿,彷彿催促著他更深的挺進。
蠕動的嫩肉緊咬著碩大不放,金泰亨的氣息逐漸沉重,他垂下頭來咬住朴智旻左側乳首,引來對方的嗚咽。
強勁的推擠讓分身來回碾磨著前列腺,朴智旻被快感逼的用力摳緊了金泰亨的臀瓣,而引發的結果就是金泰亨失去控制的掠奪舉動。
最後朴智旻幾乎是掛在金泰亨身上接受他的洗禮,菊穴磨到幾乎失去了知覺,但快點卻層層堆疊。
「喜歡嗎?…喜歡我這樣愛你嗎?」
朴智旻說不出話來,只能隨著晃動的腦袋輕點頭,金泰亨非常滿意對方的表現,接著他盡全力搗鼓在對方的嫩穴裡,來回貫穿。
朴智旻被逼出了生理的淚水,將頭顱埋在金泰亨的頸窩裡低低呻吟,最後攀上頂端射了兩人下腹都沾上黏液。
而金泰亨則在高速抽插中噴射出幾道灼熱精液,朴智旻全身微微抽搐,虛脫的軟倒在對方懷裡。

全身脫力的朴智旻由金泰亨為他穿戴好衣物,在出去前還出聲問了問外邊是否有人。
直到確定了沒問題後兩人才前後離開,不過因為朴智旻被做的腿軟,不得不由金泰亨攙扶著走才行。
朴智旻回座後,發現自己的右邊鈕扣被金泰亨給扯壞了,他不悅的瞪了對方一眼,但金泰亨卻是傻兮兮的笑著。

算了…壞了就算了…累壞了的他不住被睡神給召喚,依靠著金泰亨的肩膀上又沉沉的睡去。
而金泰亨則是輕聲細語的跟空姐要了件毛毯蓋在朴智旻身上,望著他恬靜的睡顏笑的一臉寵溺。

----- END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碎瓦映月 ∮

藍靈edi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